为何考 考什么 怎么考
浏览次数:12    最后修改时间:2020-01-08

近日,教育部考试中心研制的《中国高考评价体系》发布,从高考的核心功能、考查内容、考查要求三个方面回答了“为什么考、考什么、怎么考”,也给出了“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为谁培养人”这些教育根本问题在高考领域的答案。

教育部考试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高考评价体系依据高校人才选拔要求和国家课程标准,从深化高考内容改革、衔接高中育人方式改革出发进行顶层设计,构建全面考查的内容体系,实现了高考的“三个转变”:在教育功能上,实现了高考由单纯的考试评价向立德树人重要载体和素质教育关键环节的转变;在评价理念上,实现了高考由传统的“知识立意”“能力立意”评价向“价值引领、素养导向、能力为重、知识为基”综合评价的转变;在评价模式上,实现了高考从主要基于“考查内容”的一维评价模式向“考查内容、考查要求、考查载体”三位一体评价模式的转变。

“高考评价体系的研制,首次从高考自身功能出发,衔接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培养目标,确立了高考内容改革和命题工作的理论框架,为今后高考内容改革和命题工作提供了理论支撑和实践指南。”该负责人说。

高考评价体系建立高考内容改革长效机制

“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具有综合性、结构性强的特点,高考评价体系的研究成果与之对应地体现出协调性、综合性,研究的内容涉及高等教育和基础教育多个层面,通过‘立德树人、服务选才、引导教学’高考核心功能科学地表达出来,符合高考评价规律。”清华大学教授谢维和认为,只有创新性的设计才能适应高考改革全面、综合、系统的特点。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背景下,全面对标新时代党的教育方针,更好发挥高考功能,构建一个科学、全面、有效的高考评价体系成为高考要完成的历史使命。

教育部考试中心以深化高考内容改革的顶层设计为目标,通过构建高考评价体系,创造性地将立德树人根本任务融入考试评价全过程,以实现高考评价目标与素质教育目标的内在统一,切实将高考打造成立德树人的重要载体和素质教育的关键环节,使高考成为德智体美劳全面培养教育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

教育部考试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高考评价体系明确了高考“立德树人、服务选才、引导教学”的核心功能,以立德树人统领服务选才和引导教学,为高考内容改革指明方向,必须依此做好战略定位,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把理想信念、爱国主义、品德修养、奋斗精神等融入考查内容,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考查,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强化宪法意识、法治观念和社会责任感,增强“四个自信”,确保高考为国选才的水平和质量。

“高考是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衔接的关键环节,把立德树人根本任务落实到位是这一衔接机制的重要承载点和优势之一。中国高考评价体系的研究正是抓住了改革的关键点,找准立德树人机制的衔接点,这是非常重要的。”谢维和说。

高考的基本功能是服务选才,上海市教育考试院院长郑方贤指出,高考评价体系对高考功能的界定科学、完整、清晰,是高考内容改革工作的重大成果。高考以服务国家为基本出发点,为各类高校选拔合格的人才。高考内容改革必须以提高选才质量、促进社会公平为目标,进一步探索和完善评价人才的方法,使人才选拔标准更全面、方式更科学。

高考评价体系将引导教学纳入高考的核心功能。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保继光认为,基于高考评价体系的高考内容改革,有利于理顺教考关系,增强以考促学的主动意识,紧密衔接高中育人方式改革,进一步健全立德树人落实机制,扭转教育的功利化倾向;高考通过内容设计、素材选取、试题命制、评分方式等要素,把促进学生健康、全面发展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科学融入德智体美劳全面培养要求,促进核心素养落实,助力素质教育发展。

高考内容改革是高考改革的重点,也是难点,高考评价体系在明确方向、确定内容的同时提出,明确的要求是保证改革取得成效的关键。

高考评价体系将“核心价值、学科素养、关键能力、必备知识”作为考查内容,将高校人才选拔要求和国家课程标准有机结合在一起,使选人和育人目标统一于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系统地回答了高考“考什么”的问题。同样,基于国家发展所需人才的特质和素质教育的培养目标,高考评价体系确立了“基础性、综合性、应用性、创新性”的考查要求,回答了高考“怎么考”的问题。

高考评价体系明确提出,基础性强调基础扎实,关注学科主干内容;综合性强调融会贯通,既包括同一层面、横向之间,又包括不同层面、纵向之间的综合;应用性强调学以致用,关注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生产生活实际等紧密相关的内容;创新性强调创新意识和创新思维,鼓励学生创造性地思考问题、解决问题。因此,基于“四翼”考查要求,高考命题注重基础性试题,引导学生打牢知识基础;注重研究对象的整体性、完整性,不仅从学科内容上融合,也在试题呈现形式上更加丰富多样;坚持理论联系实际,使用贴近时代、贴近社会、贴近生活的素材,考查学生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通过合理呈现试题情境,设置新颖的试题呈现方式和设问方式,考查学生完成开放性或探究性任务的能力。

高考评价体系是考试评价的理论基础和实践指南

遵循标准命制试题,是命题保证公平性、科学性和规范性的要求。高考命题依据国家课程标准和高校人才选拔要求,是确保“招、考、教、学”有机统一的重要途径。

基于核心素养理念,高考评价体系统筹考虑知识、能力、素养的关系,将高考考查内容凝练为核心价值、学科素养、关键能力、必备知识,突破了以往知识和能力的二维考查内容框架,创造性地与育人新要求融合起来。

郑方贤表示,测评本身和相关指标的设定非常重要,高考评价体系的建设回归命题和测评本身,凸显德智体美劳全面育人的系统性评价理念,突破现有单一追求难度的测评观,并通过考试评价反馈到教学一线,会对教育教学改革产生积极的作用。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武尊民认为,高考评价体系的发布标志着我国教育考试理论与实践研究的新起点,使命题的方向更加明确,知道从哪些方面来加强能力考查;可以更加深入地加强高考命题相关理论、评价体系实际操作等内容的研究,如试卷质量评价工具、试题命制质量标准等。

在高考命题中,高考评价体系将发挥重要的支撑作用。依据高考评价体系,统考科目的语文、数学、外语将更好发挥基础学科和通用学科的作用,体现国家选人、育人的共同需求。实行高考综合改革的省份可参照高考评价体系,结合本省实际情况设计学业水平选择性考试命题蓝图,以确保新高考、新课程理念顺利落地。

山东省教育招生考试院副院长宋宝和表示,高考评价体系为高考改革提供了支撑,学业水平考试选考科目设计难度非常大,同时又要面对分数转换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借助高考评价体系的指导,实现突破。

结合高考命题实践,高考评价体系提出了集考查内容、考查要求和考查情境于一体的多维命题模型,将考查情境分为与学生联系密切、符合学生认知发展水平的生活实践情境和学习探索情境。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陶沙指出,高考评价体系中提出情境考查载体的概念,实现了测量理论的突破。

各学科根据学科特点,再将考查情境具体化,如历史科将情境分为学习情境、生活情境、社会情境、学术情境,生物学科将情境分为生活学习和实践情境、科学实验和探究情境、生物学史情境等。各学科对情境的设置为高考命题加强情境设计提供了可操作的实施路径。

对考试本身的评价是改进命题、提高试题质量的重要环节。教育部考试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高考评价体系为评价试题、试卷提供了标准,对试题试卷进行全面的质性评价,突破了以往对试题试卷质量的评价集中在对试卷信度和效度、试题难度和区分度进行量化评价的局限性。高考评价体系提供了评价考试的量尺,通过以高考评价体系“一核四层四翼”作为评价量尺,检测试题是否全面涵盖考试目标,检测考试目标实现的程度,检测考试要求达成的幅度,形成对考生的全面评价。

教育部考试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要以高考评价体系为基本依据,不断检视问题,调整改革措施,校准改革方向,使改革沿着科学、正确的道路不断前进。我国考试质量监测与评价应建立科学化的监测机制和方法,进一步提高考试评价的目的性、针对性和有效性,加强宏观管理、科学决策和主动调控,促进未来政策调整的专业化;通过开展全维度、全流程、全功能的评价,逐步实现高质量的评价,提高改革目标的实现程度。

高考评价体系助推高中育人方式改革深化

高考是上接高等教育、下连基础教育的枢纽,高考评价体系旗帜鲜明地将“引导教学”作为高考的核心功能,更加强调“招、考、教、学”的有机统一,有助于教、学、考的良好衔接。

“高考评价体系会对中学教学产生积极的影响,推进核心素养在课堂的落实。”东北师范大学附中校长邵志豪认为,要加强对高中教师的培训,将高考评价体系的新理念和课程标准的新思想有机融合,使其发生化学反应,促进基础教育课堂改革。

教育部考试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恢复高考初期,高考的功能主要定位于服务高等学校选拔新生。随着高中教学水平逐步提高,高考成绩成为评价录取学生的主要依据,高考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使得高考对高中教学的影响越来越大。“高考起到促人向学、催人奋进、提升教育质量的作用,但也强化了学生文理偏科、中学片面追求升学率等问题。”该负责人说。

“只有正确认识和处理考试与教学两者之间的关系,才能推动考试和教学良性互动与发展。”教育部考试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核心功能上,高考评价体系紧密衔接高中育人方式改革,通过深化高考内容改革,促进高中育人方式改革,从而实现考试和教学的同向同行。

在考查内容构建上,高考评价体系紧密衔接高中新课程改革。2017年版普通高中课程标准提出了核心素养的概念,高考评价体系吸收课程标准中新的教育思想和理念,遵循考试测评规律和学生认知规律,与高中课程改革紧密衔接,互动共进。

高考评价体系的建立将实现高考从“知识、能力考查”向“价值引领、素养导向、能力为重、知识为基”的综合评价转变,将高中课程标准核心素养理念和学业质量标准切实落实到高考当中,助力学生核心素养的培养和发展,促进新课程改革的深入实施。

清华大学附属中学副校长赵鸿雁认为,根据高校人才选拔要求和高中课程标准,在高考评价体系的指导下,各学科科学、系统地设计了考试内容改革的方式和方法,能够很好地满足基础教育一线教师了解考试改革、促进教学的迫切需求。

高考“怎么考”对高中“怎么教”具有反拨作用。在考查要求上,高考评价体系将有助于高中课堂教学改革。

比如,高考注重基础性,强调基础扎实,促进学生系统掌握各学科基础知识、基本技能、基本方法,从而促进教学回归课堂教材,夯实学生成长的基础。又如,高考通过开放性、探究性情境的设计,加强学生创新意识和创新思维能力的考查和培养,有助于高中积极探索基于情境、问题导向的互动式、启发式、探究式、体验式等课堂教学,有助于高中积极开展验证性实验和探究性实验教学,助力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和实践能力。

教育部考试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高考评价体系通过核心功能、“四层”考查内容和“四翼”考查要求,全面衔接高中新课程改革,将协调推进高考内容改革和高中育人方式改革,使得高考与高中教学同向同行,以考促教,教考相长,形成教学与考试的良性互动,共同实现全面育人的教育目标。

作者: 万玉凤   作者系中国教育报记者    信息来源:中国教育报    发布时间:2020-1-8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